一場遊戲十二個夢

黃土地上夕陽西下,年輕的農夫結束了一天的工作,坐在門前啜一碗茶,看到老鼠往穀倉的方向溜過去。這老鼠,不必動一根手指頭就有吃不完的糧食,看來真的是人不如鼠啊!殊不知,鼠可是巴望著變成牛,牛變成虎,虎變成兔……那豬肯定是想投胎變成人咯?事實上,豬想的和你不一樣……破曉時分,年輕的農夫醒來,感覺像做了一個奇異的夢,他眼裏看到的是個因我們的嚮往而不息運轉的、莊嚴美麗的大千世界。 這個故事的寫作始於2010年底,寫作的動機主要是想提供一個在法國圖書界裏比較罕見素材給某個我們欣賞的法國插畫家來發揮。後來這位畫家因故沒有辦法和我們合作,我故事寫到一半,從鼠寫到蛇,也就擱筆了。我們隨後和畫家 Valérie Dumas 合作一本書(葉公好龍 Le duc aime le dragon),發現她才是這個十二生肖故事插畫的最佳人選,她也很爽快地答應了,於是我重新執筆把它寫完。可是從馬寫到豬的過程並沒有前半部那麽順利,一直到2012初年在臺北故宮博物院看到一幅馬的繪畫,靈感才又湧現。我把完整的故事交給Valérie的時候,她發現故事結尾和先前給她的大綱不太一樣,她很喜歡。那時候我告訴她:這個新的故事結尾的靈感正是來自於她。   書法部分,我們一開始是委請一位住在臺灣的書法家來執筆。但是隔海溝通不易,新書排版期限迫在眉睫,我們卻遲遲沒有接到符合期待的十二個篆體字。情急之下,我想到住在諾曼地的蘇紋玉,緊急向她求援,她很爽快地就答應了,不到兩天就寫好端莊美麗的十二個字寄給我。那時候才了解什麽是“捨近求遠“。我想,這些象形文字對法國讀者來説充滿神秘的美感,讓他們覺得買這一本書,兼具知性和感性,送給自己或送給別人都非常有價值。